新聞中心

行業資訊
私募熱點

央行20天三次“發聲”談數字貨幣 這地或首吃“螃蟹”

時間:2019-08-22   瀏覽次數:804   來源:中國證券報

法定數字貨幣近期頻頻出現在官方表態中。

8月21日,央行微信公眾號發布兩篇有關數字貨幣的文章,一是發表于2018年1月的范一飛副行長談央行數字貨幣幾點考慮,二是央行支付結算司副司長穆長春8月10日在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上關于數字貨幣的演講。

這是法定數字貨幣本月至少第四次在官方表態中“露臉”。8月2日,央行在2019年下半年工作電視會議上表示,將加快推進法定數字貨幣的研發步伐;8月10日,穆長春在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上稱,“央行數字貨幣可以說是呼之欲出了”;8月18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關于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意見,提到支持在深圳開展數字貨幣研究等創新應用。

記者注意到,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旗下公司深圳金融科技有限公司一直在招兵買馬,8月初又掛出招聘區塊鏈研發工程師和研究員的信息。



1、央行數字貨幣如何運營?



范一飛:應采用雙層運營體系

央行副行長范一飛在文中表示,中國央行數字貨幣應采用雙層運營體系。

他表示,大國發行央行數字貨幣是一個復雜的系統工程。我國幅員遼闊、人口眾多,各地區經濟發展、資源稟賦和人口受教育程度差異較大,在設計和運營央行數字貨幣過程中,要充分考慮系統、制度設計所面臨的多樣性和復雜性。

“單層運營體系,是人民銀行直接對公眾發行數字貨幣。而人民銀行先把數字貨幣兌換給銀行或者是其他運營機構,再由這些機構兌換給公眾,這就屬于雙層運營體系?!蹦魯ご涸諮萁倉幸捕運閽擻逑底雋私饈?。

“中央銀行-商業機構”的雙層運營模式有諸多好處。范一飛分析稱,該模式不改變流通中貨幣的債權債務關系,不改變現有貨幣投放體系和二元賬戶結構,不會構成對商業銀行存款貨幣的競爭,不會增加商業銀行對同業拆借市場的依賴,不會影響商業銀行的放貸能力,也就不會導致“金融脫媒”現象。同時,由于不影響現有貨幣政策傳導機制,不會強化壓力環境下的順周期效應,且能提升支付便捷性和安全性,還具有央行背書的信用優勢。

范一飛表示,為保持央行數字貨幣的屬性,實現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管理目標,我國的央行數字貨幣雙層運營體系應不同于各種代幣的去中心化發行模式。第一,因為央行數字貨幣仍然是中央銀行對社會公眾的負債,其債權債務關系并未隨著貨幣形態而改變,因而仍必須保證央行在投放過程中的中心地位。第二,需要保證并加強央行的宏觀審慎與貨幣政策調控職能。第三,不改變二元賬戶體系,保持原有貨幣政策傳導方式。第四,為避免運營機構超發貨幣,需要有相應安排實現央行對數字貨幣投放的追蹤和監管。

“不過,這里所說的中心化運營模式與傳統電子支付工具也有所不同。電子支付工具的資金轉移必須通過賬戶完成,采用的是賬戶緊耦合方式。央行數字貨幣則應基于賬戶松耦合形式,使交易環節對賬戶的依賴程度大為降低?!狽兌環殺硎?,這樣,既可和現金一樣易于流通,又能實現可控匿名。央行數字貨幣持有人可直接將其應用于各種場景,有利于人民幣流通和國際化。另外,如果沒有交易第三方匿名,會泄露個人信息和隱私;但如果允許實現完全的第三方匿名,會助長犯罪,如逃稅、恐怖融資和洗錢等犯罪行為。所以為取得平衡,必須實現可控匿名,只對央行這一第三方披露交易數據。在松耦合賬戶體系下,可要求運營機構每日將交易數據異步傳輸至央行,既便于央行掌握必要的數據以確保審慎管理和反洗錢等監管目標得以實現,也能減輕商業機構的系統負擔。

中央財經大學金融法研究所所長黃震表示,全球都知道數字貨幣是大勢。其實中國央行5年前就開始研究,從數字貨幣入手,包括區塊鏈在內,發揮數字經濟的積極作用。



2、法定數字貨幣如何定位?



范一飛:現階段的央行數字貨幣設計應注重M0替代,而不是M1、M2替代

范一飛在上述文章中表示,中國現階段的央行數字貨幣設計應注重M0替代,而不是M1、M2替代。這是因為M1、M2現在已經實現了電子化、數字化。因為它本來就是基于現有的商業銀行賬戶體系,所以沒有再用數字貨幣進行數字化的必要。

央行官微發布的另一篇文章中,央行支付結算司副司長穆長春也談到,央行數字貨幣是對M0的替代,所以對于現鈔是不計付利息的,不會引發金融脫媒,也不會對現有的實體經濟產生大的沖擊。

此前在7月8日舉辦的數字金融開放研究計劃啟動儀式暨首屆學術研討會上,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局長王信曾透露,國務院已正式批準央行數字貨幣的研發,目前央行正在組織市場機構從事相應工作。

王信表示,央行貨幣的數字化有助于優化央行貨幣支付功能,提高央行貨幣地位和貨幣政策有效性。央行數字貨幣可以成為一種計息資產,滿足持有者對安全資產的儲備需求,也可成為銀行存款利率的下限?;箍沙晌碌幕醣藝吖ぞ?。同時,央行可通過調整央行數字貨幣利率,影響銀行存貸款利率,同時有助于打破零利率下限。

西南財經大學普惠金融與智能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陳文認為,央行的數字貨幣應該可以算是基礎貨幣的補充



3、哪個城市可能“首吃螃蟹”?



中共中央、國務院:支持在深圳開展數字貨幣研究等創新應用

公開資料顯示,中國央行從2014年就成立了專門的研究團隊,對數字貨幣發行和業務運行框架、數字貨幣的關鍵技術、發行流通環境、面臨的法律問題等進行了深入研究。2017年1月,央行在深圳正式成立數字貨幣研究所;2018年9月,該研究所搭建了貿易金融區塊鏈平臺。

近期除央行多次發聲外,“支持在深圳開展數字貨幣研究與移動支付等創新應用”還被寫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意見里。

陳文認為,深圳作為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國家對其提出了打造數字經濟創新發展試驗區的要求。一方面央行數字貨幣采取“雙級投放”體系,明確不預設技術路線,充分調動市場力量,通過競爭來實現系統優化,共同開發、共同運行,而深圳擁有騰訊、華為、中興等中國最頂尖的技術類企業,同時擁有中國為數最多的區塊鏈創新企業,在調動市場力量探索數字貨幣技術路線方面具有強大的競爭優勢;同時數字經濟創新發展試驗區的建設也為央行數字貨幣的實際應用提供了廣闊的場景想象空間,有利于在試點應用中不斷完善央行數字貨幣的設計、投放、追蹤和監管思路。綜合比較國內主流一線城市的現有條件,深圳最有可能成為首個試點城市。而深圳也可能通過數字貨幣試點,在打造全國乃至全球金融科技中心方面取得巨大進步。

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院長趙錫軍表示,應該說深圳在改革開放過程中發展出來很多產業,聚集了像華為等一大批在高新技術、互聯網、通訊等領域的高科技企業,代表新一代研發技術的基礎,同時又是金融中心,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講,有基礎又有相應的能力來展開金融和技術相結合的研究和探索。



4、目前是否具備發行法定數字貨幣的條件?



穆長春:目前是屬于一個賽馬狀態,是市場競爭選優的過程

根據查詢國家知識產品專利系統,截至2019年8月21日,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申請了設計數字貨幣的專利共74項。

多位專家對記者表示,央行在數字貨幣領域的研究速度非???,目前技術上也具備落地條件。

黃震表示,實際上央行發行數字貨幣的想法,在周小川任央行行長時就已部署且成立了數字貨幣研究所,具備了基本條件。

黃震稱,目前中國的區塊鏈企業的技術應該說在全球還是有一定的優勢。一個是專利申請數和技術世界領先,同時,區塊鏈落地項目很多,比如說基于票據鏈在金融領域的應用等,現在中國的區塊鏈技術的優勢和制度的落后形成了鮮明的對照。

穆長春表示,“目前是屬于一個賽馬狀態,幾家指定運營機構采取不同的技術路線做DC/EP的研發,誰的路線好,誰最終會被老百姓接受、被市場接受,誰就會跑贏比賽。所以這是市場競爭選優的過程?!?/span>

針對目前央行發行法定數字貨幣的難點,中國政法大學資本金融研究院副院長武長海表示,目前要發行數字化人民幣,面臨以下三大挑戰:一是技術問題,二是人民幣資本項下不能自由流動,三是利用數字貨幣進行違法犯罪等。

近期針對數字貨幣的表態

8月2日

央行在2019年下半年工作電視會議上表示將加快推進法定數字貨幣的研發步伐。

8月10日

央行支付結算司副司長穆長春在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上表示,“央行數字貨幣可以說是呼之欲出了”。

8月18日

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關于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意見,提到支持在深圳開展數字貨幣研究等創新應用。

8月21日

央行官微發布兩篇有關數字貨幣的文章,一是發表于2018年1月的副行長范一飛談央行數字貨幣幾點考慮,二是支付結算司副司長穆長春8月10日在伊春的演講。




聲明:本文言論不代表證泰投資觀點,也不構成任何操作建議,僅供讀者參考。